您當前的位置:樅陽中學 > 教育園地 > 樅中博客 > 正文

“弘”以處世 “毅”以立身

[2016-08-04] 
                                                                               “弘”以處世   “毅”以立身
                                                               一一一樅陽中學七十周年校慶感懷
                                                                                                                      作者|何玉明(樅陽中學教師,從教高中語文三十年)
弘毅”二字出諸《論語》“曾子篇”,其文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朱熹釋曰:“弘,寬廣也。毅,強忍也。非弘不能勝其重,非毅無以致其遠。弘而不毅,則無規則而難立,毅而不弘,則隘陋而無以居之。弘大剛毅,然后能勝重任而遠到。”曾子的話譯為現代漢語就是:士子(讀書人)不可以不心胸寬廣,剛強而有毅力,因為他責任重大,路途遙遠。把實現仁德于天下作為自己的職責,難道還不重大嗎?終生奮斗,到死方休,難道路程還不遙遠嗎?
弘毅”二字,看似簡單,卻蘊藏著無比豐贍、厚重的精神內涵,已成為千百年來無數志士仁人為人處世的道德標桿,已成為國人根植靈魂深處堅守節操敢于擔當勇于追求的人格內核,更成為中華民族面向世界面向未來自強不息百折不撓的強大動力!
  據我所知,西南聯大、武漢大學、臨沂大學,清華附中、杭州學軍、江蘇奔牛等眾多名校都曾以“弘毅”為校訓。樅陽中學也以此作校訓,對每一位樅中人而言,卻別有一番新意、深意與情意……校訓是一份深情的期盼:學校、學子都要有偉大的胸襟氣魄,站得高,看得遠,把自己的教育、學業與國家、民族的命運和前途緊緊聯系在一起,立志有恒,剛毅堅卓,時刻準備著負重任、致遠路;校訓更是一個深刻的昭示:人生的道路、學校的辦學之路、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之路絕不是一馬平川,肯定會有艱難坎坷,這就更需要我們不容懈怠,勉力行仁,立足當下,一絲不茍,善始善終,負責到底。要以“人一能之己百之,人百能之己千之”的努力,發強剛毅,奮力前行。
  踏進樅陽中學老校區,操場上方的照壁上,十六個鮮紅的大字赫然在目:“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博我以文,約我以禮”,這可以說是八、九十年代樅中的校訓。此前全國大中小學或許只有統一的校訓,那就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教導我們的:“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德、智、體全面發展”了。邁入今天的新樅中,你會看到,學校西邊,學生宿舍通往教學區的大道旁,矗立著一塊潔白的刻有“弘毅”的校訓石。校訓文化可以寄托學校與時俱進的發展理念,可以展示學校志存高遠的辦學理想,可以激勵樅中學子不懈的人生追求!
  行走在樅中美麗的新校園,望著教學樓上巨幅的勵志電子屏,望著操場上奔跑彈跳的同學,聽著課間廣播里傳來陣陣激昂的歌聲,注視著教學樓上上下下師生求索忙碌的身影,撫摸著科教樓前寓意“超越、進取、向上”的雕塑……多少憶念、多少激動、多少期盼會齊集涌來……
  樅陽中學誕生在1946年那個水深火熱的患難年代,從當初的私立四毅中學到解放后的縣立完中,再到市示范高中,直到今天的省示范高中,已走過了七十年漫長的征程。七十載弦歌不輟,七十載春華秋實,七十載奮進跋涉。樅陽中學走出了一條光榮的荊棘路。可以自豪的說,是“弘毅”精神浸潤了樅中濃郁的校園文化和良好的學風,是“弘毅”精神激勵著樅中師者躬親實干的堅韌品性,是“弘毅”精神鞭策樅中萬千學子葆有頂天立地于浩然世界的宏偉抱負,同樣是“弘毅”精神,促使著樅中不驕過往、不滿當前的華麗蛻變!
  作為一名“老樅中人” ,自1986年大學畢業走上教學崗位,到今年整整三十年了;自1994年調入樅中,到如今也已二十四個年頭了。從風華正茂的青年教師到雙鬢染白的“知命”老者,人生能有多少二十四個春秋?毫不矯情地說,我熱愛樅中,我愛樅中的講臺,我愛樅中的操場,我愛樅中的同仁,我愛樅中的學子,我愛樅中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石……因為這是我一生表演的主要舞臺,因為這是我安身立命的美麗家園!也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是“弘毅”二字始終激勵我朝著明確的人生目標不懈努力,成為我堅持教書育人夢想的基本底色,成為我鑄魂立格的中心支柱,成為我精神世界里最為寶貴的財富!
  正因為“弘毅”精神的燭照,在物欲喧囂的當今,我打消了八十年代下海弄潮的沖動,我抵擋了九十年代轉行從政的誘惑,我沖淡了多少工作煩瑣、薪資低下的迷茫與彷徨………記得剛入職時,一位老教師這樣告訴我:“教書是個良心活兒,也是一個苦行僧活兒,小何,你作好準備了嗎?”言猶在耳,一晃三十年過去了,可老教師樸實的話語道出了教師精神的實質。一聲“老師”的背后凝聚的更是愛與責任,一輩子堅守三尺講臺多么不容易,沒有“養成宏毅豁達的胸襟氣宇”(朱光潛語),沒有“團團燃燒的純粹信念”(于漪語),的確難以想象。此刻,我回想樅中奮斗過的崢嶸歲月,真是百感交集:我感恩于馬茂書先生、何念先生等老一輩樅中人默默奉獻、誨人不倦的師長情懷;我感佩于樅中老校長張啟中下車伊始就風風火火奔走吶喊創建市示范、省示范高中,把樅中推上了發展的快車道;我感慨于我們的同仁一一一祖國慶、錢五四們,真是為教育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沒有享一天清福,用平凡而又短暫的一生切實踐行了“弘毅”精神;我感動于樅中新一代教師創新教學思維,無微不至地關愛學生,放棄了自己的周末、放棄了午休,甚至深夜十一點半,學生宿舍熄燈了,還遲遲不忍回家的身影……這不正是“弘毅”精神凝聚的樅中師魂嗎?正如蘇州大學朱永新在《致教師》中所說:“教師是一個能夠把人的創造力、想象力等全部能量與智慧發揮到極限的、永遠沒有止境的職業。”是啊,教師不是春蠶,不是蠟燭;不是一個隱喻與一個標本,更不是靈魂工程師,教師就是教師,每天都在平凡與神圣中穿行,他生命的價值在于“以現在求證未來,讓生命幸福完整”。一個教師撒下的優良種子,終將會在歲月深處萌芽、開花、結果。這或許就是我們教師對“弘毅”精神堅忍而又美好的證明!
  正因為“弘毅”精神的感召,我三十年的職業生涯,一萬一千多個日子,十五屆畢業班,八屆班主任,近三千個弟子,已化為我生命之樹上紅花綠葉、累累碩果,搖曳多姿,顧盼生輝。我得承認:由于年青時輕狂急躁,由于性格過于苛責執拗,由于年老后職業倦怠,我可能怠慢、傷害了許多學生的心……但我更自豪的是,作為一名職業教師,在功利高考日熾的現實,我從不依分數論學生,也不按家世背景看學生,更不會因其弱點、缺點去歧視嘲諷學生。我在每一屆學生畢業紀念冊上,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樸素最美,幸福至上。不管將來你是做什么的,只要你善良、正直、勤勞、向上,你就是最優秀的!就是最幸福的!”正因為如此 ,在我的課堂上,在我的班會里,在我課余與學生的談心中,始終縈繞著一個中心話題一一一教育的全部奧秘就在于警示我的學子:懂得什么是正義的東西,堅守什么是必需的東西,感受什么是奇妙的東西,渴求什么是美好的東西!也正因為如此,三十年的教師生涯,我始終銘記、時時提醒自己:仁者愛人,仁師愛生。愛是為師純然的底色,愛心淡出就愧為人師。我知道當今社會,有許多人以貶損、打趣教師為樂事,有許多學生看到教師職業薪酬低地位低而不愿填報師范,更有現實中許多師生糾紛、師德低下鬧出的丑聞……很難想象 ,一個整天愁眉苦臉、厭惡課堂、疏遠學生的教師能教出優秀的學生,能做出一流的業績,能實現人生的價值。
  的確,師愛應成為教師刻骨銘心、流淌在血液中、滲透在生活中、體現在教書育人實踐中的一股久久暖流和力量,溫暖學生心靈,開啟學生成人成才成功的美好愿望。這不是在唱煩人的高調,不思量,自難忘,懷著愛施教的老師,自己陽光,學生暖心!每當節日,每當寒暑假,每當學生周年聚會,天南海北、五湖四海的學生,那一聲聲深情的問候,那一份份誠摯的祝福,那一張張燦爛的笑臉就是我收獲快樂、幸福的最美好時刻!也正因為如此,在我的課堂上,在我的閱讀寫作教學中,我牢牢地強化學生這樣的大語文觀:僅為高考而讀書是可悲的,僅為實用而學語文是可憐的,僅為消遣而寫作是可恥的!也正因為如此,我帶學生閱讀思考時,屈原的《天問》、魯迅的《吶喊》、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都與我們聲聲相應;萬里長城的磚垛、康德仰望的星空、默皮拉火山的噴發、阿富汗難民營中孤兒絕望的眼神都與我們息息相通;甚至每一顆小草、每一片樹葉、每一朵白云、每一塊石頭的美,都能使我們的靈魂享受到飄逸和快意……是“弘毅”精神,她幫我們劃破物質暗夜的遮翳,不斷攀升人格的高度;她向我們展現了塑造世界的巨大能量;她使我們的心長出澄澈明凈的翅膀,高飛處可以采擷到涌動的云朵、清風、花香,回眸時也能透視到壯麗的田野、大海、高山……
每年畢業季,每當路過校園西側的校訓石,總能看到成群結隊的高三學子,歡快的小鳥般,簇擁在校訓石周圍合影留念。年輕的臉龐、青春的身影和這則校訓交相輝映。目睹這一幕幕,我的心中總是涌出默默的祝福:親愛的樅中學子,我希望這則校訓不僅印在你的照片上,也能夠刻在你的心靈上,更要踐行在你生命的每一天里。目睹這一幕幕,我的心中總會激起深深的期待:親愛的樅中學子,我盼望你走出母校后,都能張開“弘”與“毅”的雙翼,盡情閃爍,馭夢而行,奔向自己人生的遠大前程……
乐天堂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